您的位置:首頁
書畫名家
書到自然皆是法——淺評薛躍書法藝術
2018年02月28日 17:52
來源:

  認識薛躍先生好多年了,他性格溫和,待人謙和,對人實在,這是周圍人對他的普遍評價。我覺得他的性格里就帶有追求個性自由的天性,現在干著為群眾分憂解愁、代言發聲的工會工作,也正好適合于他,干對了事業就等于人生成功了一半。

  他的另一半事業是書法,他的書法越看越有味道,越看越有內涵,我是越來越喜歡了。都說字如其人,他的字狂中有靜,靜中藏鋒,草中有根,柔中有骨,可以說達到了“戈戟銛銳可畏,物象生動可奇”(沈尹默《書法論叢》),已經難分秦篆、漢隸、魏碑、唐楷、宋行、明人小楷,已經自成一體,字寫到這個份上,我想也就可以稱為書法家了。

  薛躍先生,號桐雨堂主,生于1958年,現為陜西省能源化工地質工會主席,陜西省書協會員、全國化工文聯理事、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書畫家協會副秘書長、陜西省職工文聯副主席、陜西省職工書協副主席。他祖籍陜北老區,黃河西岸,生于天山大漠之間,長在長安雁塔腳下。薛躍先生自幼好讀書、寫字,兒時常到碑林偷拓碑片,年少懵懂于翰墨之間,先臨帖做“顏筋柳骨”的功課;后習“二王”之行書,雖洋洋灑灑,卻嫌風骨不夠,站得不穩,輕飄飄,軟稀稀,故又臨漢魏之“石門”和“二爨”,有時想見及其他,一陣米芾,一陣王鐸,終是由著性子來寫字,字自是大有長進,風格也逐漸形成,字內斂大氣,飄逸且有風韻,已入化境,權且叫做“薛體”吧。

  不覺間,薛躍先生字也練了三四十年,少年變成中年,到了“卻道天涼好個秋”的年齡,有時覺得字已難以突破,終究前人太過聰穎,后人要達到前人高度,真是難上加難;有時也有得意之作,揮毫寫意之后與眾友共賞,也能博一時之快。有人給他總結為“三好五快”:“三好”即好讀書,追求博覽;好寫字,善擠時間;好飲酒,從不貪盞。“五快”就是走路快,說話快,寫字快,吃飯快,睡覺快。他自己說寫字上之所以有所長進,得益于后來的修養與讀書,追求靜心自然、樸實無華的境界,向往清風明月、醇酒香茗的生活。他的書齋“桐雨堂”里經史子集藏書頗豐。茶余飯后,勞作閑暇,斗室中品讀書帖,其樂融融;學讀結合,學寫結合,以文帶字,相得益彰。相信功夫在字外,修養在字中,隨意涂抹,也是修煉。

  我看薛躍先生的書法有三大特點,一是自然天成、樸實無華。他的字不浮不躁,字里透著質樸和純真,真的是字如其人,平實中有不凡大氣,流暢中道法自然。純凈自然,自成一體是書法中的高妙境界,能達到這個地步,已經可以在書壇行走了。二是虛實結合,意氣呼應。書法講究筆法、筆勢、筆意,才能達到盡美,要具有氣(剛性)韻(柔性)生動的美感,還要有微妙疊見的變化。薛躍先生的字變中有法,法中有則,但法無定則,意到心到,字就有了氣勢,書法的意蘊也就產生了。三是氣質獨特,韻致灑脫。薛躍先生的字之所以可以稱為“薛體”就是有其頗具獨特性,他的字樸中帶勢,勢中有韻,韻中含美,字的氣質獨特,灑脫自如,可以說達到匠心獨運了。要說字如其人的話,那么這句話用在薛躍先生身上就再也合適不過了,薛躍先生的字和他本人如出一轍,內斂中有豪放,大氣中藏自然,他把對人生的理解和悟到的東西都體現在書法藝術之中,用書法書寫自己的人生,用書法寫出一個大寫的人字,瀟瀟灑灑的本真,真真實實的做人,贏得了周圍所有人的尊敬。

  薛躍先生善接地氣,經常下基層調研,多有參加“送春聯”下鄉、下礦,書法比賽和展示等各類文藝活動,一是工作使然,二是興趣使然,他自己也經常組織這樣的活動,給基層群眾和職工帶來歡樂,用自己的書法和影響為基層文化建設作出努力,因此,他的書法作品受到了廣大群眾和書法愛好者的喜愛,書法作品多次在省內外書展中獲獎,被日本、意大利、美國、德國、新西蘭、澳大利亞等國書法愛好者收藏,已走出國門,走向世界了。(文/張春喜)

007篮球比分